分類彙整:Uncategorized

花蓮民宿老闆說:我都開民宿了,還能有什麼“理想”?

荔枝找我約稿的時候,我坐在跟我一樣自由散漫大咧咧的法國人航班上,飛行了16個小時之久,靠著一杯上機就點了的white wine從北非睡到了浦東機場。降落打開手機,就收到了一條資訊“三三你自己也經營一間民宿一年多了,要不要寫點你的觀點之類的啊”。寫就寫唄,酒友與酒友之間的默契很足,無需多言。

作為一個直腸子姑娘,就想正兒八經吐個槽,寫一段兒我正在經歷著的民宿風潮的真實模樣,套路話是在這篇文章裏看不到的,所以想喝雞湯的也走錯地方啦。

我做三山霧裏這間民宿的初心,就是玩兒;我愛住花蓮民宿或者酒店的初心,也是玩兒。

蘇州三山霧裏

到這,肯定有很多人要說了,“那你不差錢”!我是很討厭別人這麼說的。 我不但差錢,我還缺錢,我只是想得開而已,錢這個東西,你賺到什麼時候可以終結? 還有一個就是懂得放棄;一路放棄了很多東西,才開出了它。

蘇州三山霧裏

我自己住上海太多年,“每天站在高樓上 看著地上的小螞蟻,它們的頭很大,它們的腿很細”突然有一天就開車跑到了西山。環湖42公里的路,行人稀少,湖水微漾,茶園碧綠;瞬間明白了郝雲的活著和他那輛反復提及的“JEEP車”之間的關係。最初想著自己整租下來這棟房子,做個不(風)問(情)世(萬)事(種)的島民,而閒置下來的房間就給客人住唄。 沒想那麼多,也就開出來了。 心也是真大,施工進入最關鍵時期的時候,還不忘買了張去西安的機票,花蓮民宿跑去看樸樹演唱會。所以現在看到的三山霧裏那個燈牌,有稍微被下面的月亮門擋了一點點…..別問我為什麼,工人施工的時候,我不在我不在(掩面)

你以為的鄉村生活和真實的之間,多了一個叫濾鏡的東西。

中國近幾年開出了很多“做大”“做強”“重資本”“高端連鎖化”的民宿,請來厲害的設計師,在厲害的地方,做一間厲害的美宿。往大了說那都是為鄉土中國做傑出貢獻,即使往小了說都是在幫助日趨浮躁的我國子民構築一個短暫逃離的烏托邦。跟朋友聊起這些轟轟烈烈局勢的時候,共同提到了一個觀念。這些民宿美則美矣,但大都存在一個問題:過分帶著濾鏡看待生活。包括主流媒體以及民宿從業者都在不知不覺的美顏著這些鄉村生活,試圖向大眾不厭其煩的說教著“鄉村的美”“逃離的美”“詩歌與遠方比麵包重要的美”。而今時今日,想要體驗真正的中國田園式鄉村生活,仍需付出一些代價。

比如公共交通的更迭追趕不上民宿主的選址涉足範圍,還有鄉村生活自身的不便等等。你可以穿著白襯衫牛仔褲,彈著吉他,甩一甩五分發,告訴我,老子就是愛鄉村的不發達。但同樣,我的朋友來西山島見我,都知道幫我帶一份鴨頭。也就是說,我在島上,每天除了吃太湖三白,也真的吃不到其他東西了。導致現在每次回上海,我就像難民一樣,顫抖著雙唇去吃一場聲勢浩大的麻、辣、燙。

我說不出這樣的濾鏡行為本身好與壞,但總覺得,一段想要走得更遠的道路,應先從“平視”一件事情做起。

在個性化和趣味化缺失的大環境下,我們在為同一家叫“逼格”的民宿買單

國內做的民宿,還停留在單一化枯燥化的經營方面,除了一味在建築外觀以及投入資金方面下功夫,並沒有代入消費者渴望體驗到的品味差異化以及藝術細節處理上的亮點。所有的設計師做出來的作品大同小異,所有的民宿主都在追趕一兩個網紅民宿的影子。而民宿主作為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個體之一,自身的品味和趣味化丟棄掉。所以我們住的都是同一家民宿,這家民宿的名字叫逼格。

套路化的重資產介入,民宿酒店傻傻分不清

趕往逼格的路上,缺少資金怎麼辦?還等什麼?講故事啊!艾瑪,故事你都不會講,那眾籌啊! 艾瑪,這兩個你都不會,那你開啥民宿? 一時之間,開出了很多高大上的民宿作品,民宿也終於在妖魔化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知乎提問:精品民宿精品酒店 設計師酒店花蓮市民宿 藝術酒店之間,有什麼區別呀?

國外民宿把“套路”用在了哪?

1 我看到了一個個懷揣著職人匠心的民宿主人,他們每一位都堪稱軟裝大師

國外民宿老闆,開一間屬於自己的BNB,那是一定會一股腦兒充滿熱忱地把自己得意的收藏品或者品味趨向傳達在民宿的每一處小角落的。

我在摩洛哥入住的riad rcif,是一間菲斯國王住過的古董級老殿,現如今運營的主人是一位古建修繕師,同時也在從事設計類工作。面對這樣一棟本就是凝固住的歷史音樂面前,他並沒有急功近利,而是帶領一整個家族,歷時十幾年,小心翼翼、一點一滴修復著。到今天展現在大家面前的,是一棟無論從門廳、樓梯處、天井還是臥室等多個角落都散發出藝術氣息的“活著的”建築。每一位元住客進門,他都會自豪地向客人展示他的作品(毫無疑問當之無愧的藝術之作);我在入住的三個早餐,接連被彩繪玻璃透在房間光影上的細節驚豔到。

2 濃厚的在地化氛圍,一家民宿就是一處目的地旅行

在入住國外BNB的時候,永遠期待那一杯因店而異卻都在入店第一時間端給我的welcome drink,那是我一直念念不忘的體驗之癮。到了斯里蘭卡是一杯高山紅茶,到了摩洛哥是一杯“摩洛哥式的威士卡”薄荷茶,到了巴厘島是一杯鮮榨熱帶水果果汁…. 一樣的東西,每家的味道都不一樣,每家端上來的待客方式也不同。

我在加勒入住了一家古堡民宿,主人是一位法國女人,她是一個貓控。花蓮民宿每天早上穿過花蓮市民宿的花園時,看到女主人優雅地喝著錫蘭紅茶逗著貓,就覺得這本身也是一種旅途在地化體驗。

3 人與人之間相互尊重的羈絆,讓一棟棟BNB鮮活起來

國外大多民宿,基本都是主人將閒置多餘的房間短租給遊客。而後遊客通過自己的審美喜好、旅行行為愛好側重點來篩選著一棟棟民居。

入住之後,主人提供人性化地服務給客人,而客人會提供高文明高素質的尊重回饋給主人。住在這樣的民宿裏,你會看到人與人之間最初的那些美好,純真自然,毫無造作。 而國內民宿現在經營服務時,從業者(老闆大部分都不在店..)與客人之間的交流,離開買賣關係,似乎就變得有一些生硬。

http://www.hualienhotel.com.tw